鱼唇的Cloud

楼诚蔺靖

驯养 01种子

总介:强制爱,三观崩坏金手指大开的大哥与丧尸的作者。

老夫一直想看这种梗,被最尊爱的人做下不可原谅的事,然后内心挣扎,既想反抗又不得不服从,既想逃离但是必须守护,无法去恨只能被迫接受,最后一点点沉沦无法自拔。实在找不到合心意的就只好自己动手啦。 与原剧无关。


明楼是一个优秀的猎手,他花费了漫长的年岁来选定自己最中意的猎物,又耐心地等待猎物一点点在他的影响下达到最成熟诱人的状态,然后他觉得,是时候摘下这颗甜美的果实了。


当得知明诚决定去见他的前女友时他没有阻止,既然收获的时候已经到了,他不介意让猎物先了解一下陷阱的只鳞片羽,也给自己一点小小的甜头,毕竟他已经等了太久。


明楼先喝了一碗粥和一杯牛奶,提前吃下了解酒药,然后拿起一瓶白葡萄酒,将透明的酒液撒在酒台的周围。再在衣领,袖口上沾上几点酒渍。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边品酒边等待明诚回家了。


从门口传来拧钥匙的声音,明楼不紧不慢得松开手,任酒杯从手中滚落,然后倚靠在酒台上,作出一副醉酒的样子。果然,明诚进屋后立马就发现了空气中弥漫的酒气,紧张得走过来扶起明楼。


明诚先是仔细查看了一下明楼的状态,发现他只是喝醉了酒,便撑起明楼的身体,让他将重量放在自己身上,扶着他上了楼。


到了床边,明诚俯下身子,将明楼扶到床上,为他脱下鞋子松开衣领,然后去浴室拧了一条毛巾。等他出来时发现明楼自己坐了起来。他将毛巾展开叠好,准备为明楼擦脸,明楼却趁他弯腰之际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倒在床上,然后细细抚摸着他的脸颊,低头亲了一口。明诚大惊失色,一把推开明楼,匆匆离开了明楼的卧室。殊不知,在他离开后,明楼缓缓睁开双眼,目光湛然,没有一丝酒意。明楼意犹未尽地摩挲了一下刚才触碰明诚的手指,然后捡起慌乱中掉落在地上的毛巾,慢条斯理得擦拭起沾了酒渍的衣衫。


明诚几乎是一走出房门就后悔了,大哥醉的那么彻底,怎么可能知道身旁的人是谁,他想要回去看看情况却又挪不动脚步。最后泄气般扑倒在自己床上,蒙头入睡。这一夜他做了许多纷杂的梦,但在醒来的一瞬间忘得一干二净,只觉得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凝滞感。


第二天早上的餐桌上,明诚心神不宁得偷看着优雅进餐的明楼,发现并无异样,他便确信大哥也许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某个女人。只是怀疑的种子就此埋下,明楼安静得享受着明诚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探究目光,等待着为那即将破土的幼苗浇水施肥,然后长大,彻底撕破他们两人之间,兄友弟恭的伪装。


评论(20)

热度(398)